詹姆士·布朗特

Bartender/酒保



Bartender
BartenderCn

Bartender
《酒保》
有點過了午夜十二點鐘角落有對男女,
我在想他們不曉得在講些什麼因為那女的在哭。
第二天早上他們醒來我想他們將不記得,
取而代之的只有和威士忌或酒引起的頭疼作伴。
當我清醒的時候我會後悔講過的那些話,
因為我們老是傷害到那些最心愛的人們。
女孩對不起如果我傷害了妳我曉得是我把事情搞砸的,
能見到我以前熟悉的那位女孩感覺真好。
我們兩人可以一同跳舞,但我一個人跳不起來。
或許我們可以停留在彼此握手的程度?
還是我們要舉杯忘卻過去?

如果我們一直喝的話可能就會重溫舊夢,
所以倒滿、倒滿。
我們別一直思想因為永遠都喝不過癮,
倒滿、倒滿。
酒保,倒些愛情給我好嗎?
酒保,倒些愛情給我好嗎?

不能講到未來、不想討論過去,
因為我倆皆曉得是我的錯。
能見到妳感覺真好,妳看起來好了不起真想念妳,
聽著親愛的他們不正在重蹈我們的歌曲嗎?
我們兩人可以一同跳舞,但我一個人跳不起來。
或許我們可以停留在彼此握手的程度?
還是我們要舉杯忘卻過去?

如果我們一直喝的話可能就會重溫舊夢,
所以倒滿、倒滿。
我們別一直思想因為永遠都喝不過癮,
倒滿、倒滿。
酒保,倒些愛情給我好嗎?
酒保,倒些愛情給我好嗎?

快打烊了。
回到妳那兒還是我那兒?
這段時間過後,
妳依然令我心跳神迷,
快打烊了。
回到妳那兒還是我那兒?
這段時間過後,
這段時間過後,

如果我們一直喝的話可能就會重溫舊夢,
所以倒滿、倒滿。
我們別一直思想因為永遠都喝不過癮,
倒滿、倒滿。
酒保,倒些愛情給我好嗎?
酒保,倒些愛情給我好嗎?